近來服貿問題吵得沸沸揚揚,總想替學生做些什麼事,因為我也是認為服貿簽訂太草率,我的想法如下:

1. 先說我的位置: 我是百大企業員工,我去大陸長駐一年,進出大陸超過10年.由於工作關係,我接觸相當多台資企業及陸資企業.

2. 我發現台資企業表面上很風光,花錢很殺氣,公司一間比一間大,但事實上是工資越來越高,隨便一個消防單位就可以把中小企業搞死,所以是活在一種奇怪的氛圍下,一種忍過去就好的民族性下.

3. 陸資廠商沒有薪資最低限制某些產謝又有國家補貼,他們不需遵循太多法規,他們很敢衝很努力經營產業,他們追著台廠後面打,目前大多數技術和台廠不相上下,但價格比台廠更有競爭力.

4. 台廠獲利都拉到低線,目前大多數都在撐,"不賠就好"已經是口頭禪,大家都還在等撥雲見日的一天,但大家放不下,因為回不了頭了.反觀,陸商價格比你低,口袋賺飽飽關係比你好.

5. 大陸手法很清楚,給你關稅優惠,讓你進來投資,時間到了,你回不去,賺消費者的錢,你分2%,大陸進帳98% (因為你養了大陸人,繳了稅,也去KTV 捐了錢).

6. 台灣執政人員,他們不知道中小企業撐得多辛苦(我認為他們真的不知道,因為站的太高,企業接觸都是財團,也只拜訪有特殊成就人員或企業,所以真不知名間的苦),我願相信他們不是真心要賣台,而是笨到以為他們是為台灣好,笨到以為過幾年台灣人會感謝他們做了這個決定.

7. 大陸要用經濟統一台灣的企圖很明顯,連老外都知道,所以表面上簽協議他可以讓給你70%好處(對他來說僅影響不到0.1%),但對台灣讓出的30%卻可以造成90%的傷害,到時依賴程度到了飽和點後,一味去大陸發展的人回不來了,留在台灣的人也甩不掉,到時誰還有能力?靠政府嗎?屆時水到渠成,在台灣叫囂最大聲的一定是大陸人.他們甚至可以做到花個錢在台灣開公司玩玩,反正又不差這些錢,當個觀光地可以自由進出就好了.....這種現象照這情況, 不用幾年我想應該就看的到.

8. 我不懂服貿真實條文及時質的內容為何,我只是莫名隱隱的知道,台灣真的快沒機會了,台灣最後機會僅剩下比我更清楚局勢的學生(有點丟臉),不過政府把門關起來,連聽都不聽,就算換黨面執政又如何,來不及了,這時讓我好想念蔣經國時代的某些官員(其實我沒那麼老),他們如此無私的奉獻及眼光讓台灣一度飛了起來.

9. 我的老婆(我出差上海認識的同事)是人人所說的陸配,連她都告訴我,真的不可以讓大陸企業進到台灣,台灣現在真的很好,千望不要低估大陸的企圖.

 

      著我剛滿一歲的小孩,坦白說,我真的擔心他的未來,當然一定能過日子,但我們要他們怎樣的生活環境,我現在應該怎麼幫他呢.....坦白說,我也不知道,先把工作做好多賺點錢,再把鴿子養好看有沒有機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期五展馨鴿舍 的頭像
星期五展馨鴿舍

星期五展馨鴿舍

星期五展馨鴿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寶熊熊
  • 想起十多年前出差到歐洲,與大陸留學生有數日的相處,那時的中國剛邁向民主改革的道路,經濟尚未起步,大學教授月薪不過600元人民幣,而我一位踏入社會四年的職場中鳥,已有月薪台幣五萬元,那些中國留學生羨幕不已.
    十年前阿扁執政時期,同事間閒聊總會談起兩岸經濟情勢,總認為經濟日漸強大的中國將逐漸侵蝕島國的台灣,尤其台商在大陸所帶回的消息,更令人沮喪不安.
    至今我們國家已明顯受大陸經濟之磁吸效應影響,不得不走入服貿協議的路,友邦美國也無法在國防上給予任何的保障,更不用提經濟上的援助,惟有靠自己才能走出鎖國的窠臼,無能的政府比貪汙的政客更可怕.
  • 所以希望能夠藉此學運讓服貿針對內容能做較有保障的修改,否則就算大陸開放台廠投資(甚至全資)去到大陸一樣會被法規噹到生不如死,大陸能這麼做台灣能嗎?我們實在沒本錢玩這遊戲.....現在的狀況是沒有不玩的條件.

    星期五展馨鴿舍 於 2014/03/25 10:35 回覆

  • 鬥陣賽鴿競翔聯盟
  • 把兒子教好,讓下一代有離開台灣也能生活的技能跟勇氣.
    自己則是把根基打好,讓下一代能站在我的肩上看的更遠.
  • 看來也只能如此,我要更積極規劃才是...

    星期五展馨鴿舍 於 2014/03/25 10:36 回覆

  • 寶熊熊
  • 換個立場,學生們僵持於立院也不是辦法,轉載友格貼文,換考考這些學生.

    2014-03-24 02:06 中國時報 彭蕙仙(作者為部落客)

     關於這次學生占領立法院的行動,儘管主事者自認大義凜然,但在這過程中,仍不免讓人有些疑問,在此就教於大無畏的台灣青年軍。

     第一,占領行動一開始標榜是「反服貿黑箱作業」,但「不反服貿」,但為何在馬英九總統和江宜樺院長都已清楚表明同意《服貿協議》將「逐條審查、逐條討論」後,仍不滿意?所以,直接承認了吧,孩子們,你們反的不是「服貿黑箱作業」,甚至不是「反服貿」。那麼,到底是反什麼?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第二,你們說因為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拿著「小蜜蜂」宣布《服貿協議》送交院會有違程序正義。但你們是否看見:民進黨立委完全不給國民黨立委有任何發言的機會;好不容易輪到國民黨立委(也就是張慶忠)擔任主席時,民進黨立委又團團圍住主席台,致令張慶忠連主席台都上不了,遑論發言?請問,如果換作是你們,會怎麼做呢?

     第三,ECFA是「法律案」,所以必須送立法院「審議」,但《服貿協議》只是ECFA框架下的一個「條例」,所以行政院只須送立法院「備查」,民進黨卻不斷拖延。按立法院的議事規定,「條例」逾越3個月不審,本來就可視為通過「委員會」審查,逕送立法院院會表決,但是,即使《服貿協議》已走出委員會,卻仍可有討論的空間。學生們知道嗎?

     第四,台灣跟紐西蘭簽訂《台紐經濟合作協定》後,主要的衝擊在農業,因為台灣農民多屬小農,耐受力與應變力有限,壓力難免,但為何當時卻不見熱血青年的關心和反對呢?

     第五,「太陽花學運」聲稱拒絕政黨及政治人物的介入,但為何接受民進黨人送水、送物資,甚至直到現在綠委與助理們還24小時輪班,把守在議場的8個入口處?

     第六,有些教授把課堂搬到街頭,請問,如果有立場不同的教授或是從財經面來談論這個議題,青青子矜們能否安然聽講、不報以噓聲鼓噪呢?

     第七,部分教授把課堂搬到青島東路教室,還說,只要在立法院打卡的,該科就可給予高分。請問:不想到街頭上課的同學怎麼辦?還有,就算上了街頭,但沒智慧型手機,無法打卡,這又該怎麼辦?

     第八,學運代表說,政府刻意呼攏民眾,《服貿協議》是什麼根本沒人知道。其實,政府為《服貿協議》舉辦了20場公聽會,曾仔仔細細、完完整整參加過一場的學運領袖,請舉手!

     第九,學運代表要求外界不要稱你們是暴民,因為你們是理性的公民。的確,稱你們是暴民真的太抬舉你們了,請問:暴民會嫌冷氣不夠強、會要求禁菸的立法院破例提供菸灰缸嗎?至於公民的話,至少會知道,若想進入別人的家,會先敲門,而不是先敲破玻璃。

     第十,學運代表們要救政府「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廣泛要求公民參與」。請問所謂的「憲政會議」是指什麼?還有,公民廣泛參與又是什麼?再辦一萬場公聽會,你們會去嗎?如果連ECFA都通過了,僅僅只是ECFA架構下的條例的《服貿協議》又與憲法何涉?

     請先回答這10個提問,再來說服大眾:學生占領國會的確是有不得不然的正當性吧。

  • 的確一直僵持不是辦法,沒有政治力介入更是不可能,可憐的是我們台灣在外國眼裡不是個國家,所以必須依附在中國的框架上才能走出去,和中國談經貿真的是走在鋼索上,不走還不行.........謝謝您的意見.

    星期五展馨鴿舍 於 2014/03/25 14:26 回覆

  • 黑子
  • 蔡英文都對著媒體鏡頭說那些職業學生是領她及民進黨部份民代的錢訓練出來的狗,所以她去到現場被大聲歡迎,蘇貞昌去被噓,自認沒趣連黨主席都選不下去退選了。這是一場政治鬥爭蔡英文是背後的影武者,鬥臭馬英九排去光頭蘇,服貿是舉辦20幾場公聽會1、2千場的說明會連民進黨都有辦,這樣叫黑箱作業只有白痴跟無知才會相信,連美國的政客跟媒體都看不下去罵台灣自甘落後,那些職業學生及黃國昌最近到美國去,結果在人家的教堂開記者會(只有台灣的記者及一家美國的週刊到場)滿口髒話而且那些用詞是美國的禁忌語,水準如此難怪美國主流媒體把牠們當空氣,蔡英文上次選總統被美國政府評為不可信任。
  • 真實的背後是啥我也不清楚,政治實在不是我能看的懂的(比看鴿子還難),我只是當下擔心台灣的未來,希望目前的執政及在野黨能真的為前途著想,不是一昧的鬥爭內耗.

    星期五展馨鴿舍 於 2014/09/09 11:07 回覆